联系我们

  • 碧莉姿服装有限公司
  • 联系人:李经理
  • 手机:400-657-1316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离婚书上她写下自己的名字,一弧一线全是心死 累了倦了只想离开

编辑:刘定做       来源: 行业资讯


今天的阳光真好!

推开窗,梦汐闭眼深深吸了一口幽凉中弥漫花香的空气,心情跟脸上徐徐吹来的秋风一样惬意。兀自享受的时候,突然房门“呯”的一声响,吕梦汐惊吓的回头而望,“姐……姐姐!”

“哈哈,梦汐,我回来了!”

刚从英国游玩归国的吕惜柔俏皮的冲她笑笑,接着,冲进屋子,给了梦汐一个紧致结实的拥抱,“亲爱的梦汐,想我没?我可是好想好想你哟!”

受不了姐姐的热情,梦汐艰难的从她怀里探出脸蛋长长吸了几了口气,“姐姐,求你千万别这么想我,你都想得我要闭气了。”

“呃……呵呵”,干笑两声,吕惜柔放开怀里软软的人儿,忽然想起门口还有个人,这才赶紧移开身子,朝门外招手,“楚昊,进来,我介绍妹妹给你认识。”

楚昊!

听到这名字,梦汐的心跳陡然快了半拍,手心也不自觉的湿润起来,眼睛直溜溜的,盯在姐姐身后。

下一秒,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慕楚昊走进房间。一时间,狭小低矮的空间因为他的加入显得更加逼仄和闭塞。梦汐目不转睛,比起当年,如今这个身高颀长,五官俊美的慕楚昊更加晕眩她的视线,梦汐不知道他所穿的西服是什么牌子,但她看到这身剪裁利落简约的西服穿在他身上更加衬托了他俊美中那股邪魅夺目的气质,翩然之姿可以迷眩任何少女的心。

而梦汐打量慕楚昊的时候,他一双勾魂狭长的黑眸也以欣赏的眼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很美,尤其那双眼睛生得极其漂亮,黑得剔透的瞳仁宛如世上最好的墨玉般,流转着明艳的碧色。净白的鹅蛋脸轮廓柔美,鼻梁挺翘不失秀气,两片柔软的唇瓣像是染上娇艳的玫瑰花露,令人恨不得采撷它的美丽。此时她长长的睫毛像两弯卷翘的扇叶,微微颤动,顾盼间清眸艳光澹澹,说不出的潋滟动人。

“你看楚昊,我说过吧,我说了我这妹妹生得漂亮,改天你在你那些朋友中帮我妹妹选个好夫婿嫁过去。”

“姐姐,你胡说什么呀!”脸上的红蔓延到白皙的粉颈上,梦汐娇滴滴唤了一声,抿着红唇不好意思再看慕楚昊。

“哟哟哟,害臊了!”吕惜柔调笑着,身子小鸟般朝慕楚昊贴近,挽起他手臂,脸蛋亦甜蜜的靠了上去。

慕楚昊淡笑,好半晌才开口,“确实漂亮,你们两姐妹,一个是张扬的野性美,一个是婉约的古典美,不过神韵倒有八分相似,走出去怕是不用我多话,自有大把优秀的男人排队候着。”

听他这么说,梦汐更是觉得全身热辣辣的烫起来,但心里却一朵一朵,腾地羞涩和快乐的浪花。

吕惜柔也是满意的噙着笑,她忽然走上前,拉起梦汐的手往里走去,刚坐下,木板立即发出“咔咔”两声响。很不好意思,刚还暖暖的心头立刻变成黛青色那般沉重,自卑使得梦汐低下头。

反正已经习惯,吕惜柔也不在意,倒是站在不远处的慕楚昊眉宇微微一蹙,他转眸打量屋内四周,原本白色的墙壁由于潮湿的关系,密密全是灰褐色的霉点,梁上吊着一支螺旋状节能灯。屋内的摆设也极其简单,只有一张被铺,一个双门小衣柜,旁边一张桌面斑斑点点的小方桌。不过屋子却很干净,被单被褥全都整整齐齐叠置在一边,隐约还散发着肥皂的味道。慕楚昊转而望向窗台,那里摆放着一个装糖果用的四方形塑胶筒,水底几颗形状各异的雨花石,此时几株水仙亭亭玉立,清雅典雅的花朵开得正好。

“梦汐,我和楚昊要结婚了,所以今天带他过来提前见见你。”

“结婚?”

震惊不小,梦汐抬头凝着拥住自己的姐姐。

“嗯”,脸上的旋开幸福的笑,吕惜柔望向屋内傲然挺立的男子,“我们打算下月结婚,这次回来就是准备结婚的事。”

“这么快……”梦汐很是突然的看着姐姐。

“也不算快,我和惜柔前前后后也有十二年的感情,本来是想再等些日子,可我奶奶身体不好,所以我们就想早些完成这件大事也好让她安心。”

接话的是慕楚昊,比起当年,他的声音如今听来充满性感妖娆的磁性,却依然还是像那羽毛般撩拨心弦的嗓音,好听得梦汐全身跟着柔软开来。

她抬起头,清眸里依稀还是当年花圃里那个温文尔雅的小哥哥。她还记得那个迷人的午后,那个俊美得如同玉子的少年郎,像春风一样吹进她幼小的心灵,时至今日,他脸上的笑仍然在她心间泛着微澜。

应该要祝福他们的!

梦汐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滋味,但她希望姐姐能幸福,也希望他能幸福。所以梦汐努力绽开最美丽的笑容,牵过姐姐的手,梦汐真诚开口,“姐姐,楚昊哥,我祝你们永远幸福。”

“那是当然的,对吗,楚昊?”

“对”,眼里全是惯溺的爱意,慕楚昊抬腕看看手表,“惜柔,时间不早了,我妈他们估计等急了。”

“噢,对”,听他这么一说吕惜柔才想起还要回他家拜见他父母,这才急忙站起身,轻拍梦汐肩头,吕惜柔说,“我今天还要去楚昊家看望阿姨他们,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姐姐不用记挂我的,你先忙你的事,我这里你不用放在心上。”

抬手像拍小狗般轻轻在梦汐头上怜爱的拍了几下,吕惜柔走去挽着慕楚昊的手,“那我们先走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梦汐起身,将他们送出屋,看着他们相拥远走的身影,梦汐脸上的笑容苦涩到惨白。

次日,梦汐来到医院看望母亲,手里拿了一束漂亮的康乃馨。

梦汐是知足的,自从三年前料理花圃的陆伯伯因老离开吕家后,花圃的事就由她接手下来,这样每月她可以像吕家的帮佣一样从管家手里领来工钱,她相信只要她一天天努力,她和妈妈的日子会好起来。

来到医院,张慧正站在窗前左右眺望,看样子是在等她。梦汐自责,应该早些出门,又让妈妈等急了。

“妈,我来了!”在门口短暂整理一下情绪,梦汐笑着走进病房。

听到女儿的声音,张慧等待的心这才落了位,“来就好,来就好。快,过来,给妈瞧瞧。”

梦汐走到前去,每次相见,都是母女俩最开心的日子。聊着聊着,梦汐突然想起姐姐的话,刚还洋溢的笑容如花朵般败了下来, “妈,楚昊哥回来了。”

“楚昊?”听到女儿口中迸出个男人名字,张慧想了想,问,“就你说的用‘惜柔’的名字和他通了十年信的那个楚昊?”

点头,梦汐极不自然的咬着嘴角, “他回来接手家里的公司,也准备和姐姐结婚了。”

银丝满头的张慧审视的目光瞅着女儿不放,转转眼珠,她突然铿锵有力的说,“你喜欢楚昊对不对?”

“啊?”梦汐抬起惶恐的眸子,她惊悸的看向母亲,“妈说什么呢,我和他就只在我十岁那年见过,之后都以姐姐的身份和他通信,怎么可能喜欢他呢?而且他喜欢的人是姐姐,我一直都知道的,我才不会喜欢他。”

“傻孩子,你以为你骗得了我这做母亲的?”张慧拍拍女儿肩头,拉起她的手,温热的掌心牢牢覆在女儿手背上,“虽然当年他是写信给惜柔,但真正吸引他的却是回信的你,他和惜柔的感情是在你与他通信之后才逐渐加深,所以我的傻女儿,他真正爱的那个人应该是你才对。”

“不是的!”对于母亲这个说法,梦汐又怕又惊,他怎么可能喜欢私生女的自己呢?而且关键是他是姐姐的爱人啊!

怕母亲越说下去越会搅乱自己的心,梦汐赶紧站起身来,“妈,我突然想到还要准备公司明天开会用的资料,今天我要先回去,下周末我再来。”

不敢看母亲那双探究的眸子,梦汐匆匆说完,几乎是拔腿就往病房外冲。

怎么可能,她怎么可以喜欢即将成为姐夫的楚昊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回来的路上心绪不宁,梦汐走往自己的小砖房,突然面前出现一双银色鞋面的篮球鞋,梦汐惊异的抬起头来,“少爷”。

吕宇洛不说话,只一双阴沉的眼睛盯着梦汐。

被看得心慌,梦汐撇开视线,刚想要越过,不料手腕竟被吕宇洛攫过,“少爷,你做什么!”

梦汐怕得尖叫出声,吕洛宇似笑非笑,眸子里闪烁着梦汐辨不明的微光。很害怕,梦汐慌乱挣扎。

吕宇洛不松手,满意的看着梦汐惊恐的模样,嘴角邪气的微微一勾,忽一使力,一巴掌扇在梦汐脸上。

梦汐扯着嗓子哭,吕宇洛这个时候举手刚想扇第二下。一道惊讶的声音乍然响起,“宇洛,你在做什么?”

吕宇洛恼怒的望向打扰他的人,却在看清来人的样子后立即如弹簧般跳开,“爸,我和她正闹着玩呢,没什么,没什么,真没什么。”

吕宇洛急忙摇头,连连退离梦汐好几步。

而得到自由的梦汐也羞愤的埋头整理衣裳,眼泪使劲的往下流,她哆嗦个不停,哑着嗓音喊,“爸。”

吕震南淡然地望着他们,脸色陡然暗沉,转向吕宇洛,他语气严厉的说,“跟我到书房来。”

他心血来潮想到花圃看看花卉,却没想到竟然让他撞见儿子欺负私生女。不过从前他都没留意,刚才仔细看了看梦汐那张泪花的小脸,这才发现自己这个忽视的二十多年的女儿居然出落得如此漂亮,说不定……

走在前头,吕震南心里有个主意。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mianfuc.cn/hyzx/398.html

上一篇:跟着王俊凯,走向时尚最前端,撸一串妹子回家

下一篇:这个时节最时髦的裙子,必须是TA!

全国服务热线
400-657-1316
特色服务体验
为您呈现不一样的服务
品质保障
品质护航购物无忧
Copyright © 2016 碧莉姿服装有限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16011384号-1